瘦尽灯花又一宵

作者:朱小红 来源:人文学院2017级 发布时间:2018-04-12 浏览次数:13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染遍樱桃芭蕉。一灯燃尽,枕书而眠又一宵。廖廖几语便写尽了我对挑灯夜读的所有幻想。纵然孤寂,却也悠然,填补了我对读书之事的想象。
    我常常想,潜心读书的人应是孤独的吧,因为单单一本书便隔断了他与外界的交往,从中体会的悲喜却无法与他人分享。可不论结局是喜是悲,他的心中会有满足,会有遗憾,但更多的是一种落空的感觉,就像老友即将分别。他想要留在文字的国度里,想要化作一个字,与书融为一体,成为那个故事的一部分。哪怕只是一个虚词,一个标点也好。
    读书本就是一件唯美的事。放空自我,用一颗波澜不惊的心去阅读,去体味。其实书中自有人生百味,甘与苦,笑与哭,乐与悲。包罗万象,涵盖了乃至一个世界的哲理,似乎这一生所有的悲欢离合都能写在纸上,述之于众。
    我喜爱《诗经》里的那位秋水伊人,虽求而不得,却也给人一份“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般朦胧的向往,它落在蒹葭丛中,落在那一方秋水中,落在腾起的薄薄的雾气里,是那般的飘渺迷茫;我欣赏魏晋山水里那位穷途末路时放歌痛哭的醉士,“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那份末世穷途中为天下苍生哭的慷慨激昂似乎写进了中国人的骨子里,深刻又悲壮;我爱唐风宋水里或豪迈或凄婉的诗词,爱秋雨绵绵中的那棵长在门前的梧桐树,它似乎长满了从古至今的所有惆怅。与其说我对古诗词有着恋人般的热爱,还不如说我更向往《边城》里那段有花无果的爱情,从开始的平平淡淡到最后的耐人寻味。
    我想读书大概就是阅读日子吧,读透一年中的十二个月份。而《七月》便是所有诗歌中最美的篇目。“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一月复一月,天气渐凉,连田中最活跃的蟋蟀也入室御寒。恍惚闭目间,我似乎听见了来自先秦的阵阵虫语,‘咿咿咿咿’,起起落落,高高低低,如此清脆却又那般遥远。
    读《七月》,我似乎能亲身体会到先秦百姓辛勤的农事活动,耕种收获,一锄一锄,挖出了辛苦的朝朝暮暮;养蚕织布,一梭一梭,编织了最朴素的日日年年。读《桃夭》,我似乎嗅到了空气中浮动的缕缕桃花香。那树树桃花灼灼而开,开在春日暖阳下,简直比阳光还明媚。那蓁蓁繁叶,绿意盎然,我像那已嫁他人的女子定能宜其室家吧。读《氓》,我想那汤汤淇水定是弃妇的眼泪,如此不甘却又那么辛酸。她面对爱情时的忠贞不渝,对待背叛的坚定决绝,每一字,每一词都饱含热泪。《诗经》本就包含人生百味,是兜兜转转的一世,有平和也有波澜,有顺从也有斗争。在那古老的世界里有最真挚的爱,淳朴得像一杯清酒,引尽悲苦,又小酌一杯甘甜。
    如果诗经教人读懂生活,那么这本薄薄的《菜根谭》便教人如何处世。“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忘掉荣辱,放下一切。去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风不留声,雁不留影”、“谦虚收益,满盈招损”句句经典,耐人寻味。真的是到了一定年纪,经历了人世。这些处事原则便能一一读懂,了然于胸,学会做一个生活的智者。
    我想像三毛一样去流浪,去天涯也好,去海角也好。愿此生能遇到那么一个奋不顾身的人,能和他一同读遍天下诗书。然后到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过着如诗如画的生活。但现在却只能怀揣一份美好的期待,就像《边城》里翠翠等待傩送那样,彼此杳无音信。

责编:胥艺凡

编审:曾益